简谈重启辩证法的历史车轮:对话迪克·霍华德
  • 简谈重启辩证法的历史车轮:对话迪克·霍华德
  • 文章片段: 论文简介:简谈重启辩证法的历史车轮:对话迪克·霍华德历史论文学哲学手稿》直到1959年才由马丁·米里根(Martin Milligan)翻译成英文。这部作品带来了新的东西,特别对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而言。然后,便是对政治经济学的关注:正如你提到的,当我作为一个研究生抵达欧洲时,我碰到了阿尔都塞。阿尔都塞给我的第一印象(特别是他的《保卫马克思》)是震惊。他的关于马克思通过其政治经济学批判发现“

简谈重启辩证法的历史车轮:对话迪克·霍华德

重启辩证法的历史车轮:对话迪克·霍华德2012年8月22日,美国左翼杂志《鸭嘴兽评论》在其网站上刊发了该杂志成员道格拉斯·拉罗卡(Douglas La Rocca)和斯宾塞·A.伦纳德(Spencer A.Leonard)采访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名誉教授、《****的幽灵》作者迪克·霍华德(Dick Howard)的文章,文章的原标题为“These PetrifiedRelations Must be Forced to Dance:An Inter—view with Dick Howard”。在访谈中,霍华德评价了马克思关于历史辩证法的思想,认同他对市民社会中政治关系的论断,主张历史是政治与反政治的对立统一,并强调回到马克思,重读马克思,不断推动新左翼的发展,避开新左翼走向能量耗尽的结局。
  伦纳德:在《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发展》(1972)中,您就马克思与青年黑格尔派及德国唯心主义的关系反驳了阿尔都塞。在辩论中,您明确将卢卡奇看作非常重要的前辈之一,您认为:“他的辩证法是马克思理论和实践地位的关键——辨证哲学是唯一能够打破文字游戏、历史或文献研究的单调乏味的理论,就其本质而论,它也是唯一一种不会成为秩序确立的障碍的理论。”当时是什么呼唤您回归马克思的辩证法?您如何看待您的作品符合新左翼“回到马克思”的趋势这一点?
  霍华德:首先,在美国没有真正发生回归“马克思”的事情。一直只有一种共产主义,现在也已变得无关紧要。这倒是对《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发展》的副标题作出了解释:“从哲学到政治经济学”。我想解决的是马克思如何从一个批判哲学家最终走向了政治经济学研究的理由。我为什么会问这个理由,那就要回到那个时候的社会思潮。《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直到1959年才由马丁·米里根(Martin Milligan)翻译成英文。这部作品带来了新的东西,特别对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而言。然后,便是对政治经济学的关注:正如你提到的,当我作为一个研究生抵达欧洲时,我碰到了阿尔都塞。阿尔都塞给我的第一印象(特别是他的《保卫马克思》)是震惊。他的关于马克思通过其政治经济学批判发现“新大陆”的思想令人着迷。在关键的理由“我们如何实现从哲学到政治经济学的转变?”上,阿尔都塞给予了帮助,但更重要的是卢卡奇。1923年,他的文集《历史和阶级意识》成为一部奠基之作(同年卡尔·柯尔施也出版了《马克思主义和哲学》),而且炙手可热,即使对它的作者来说也是如此。人们应记住卢卡奇的背景。他出生于19世纪末奥匈帝国的环境中,曾从事文学写作,然后发现了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成为一个活跃的革命者,并参加了1919年的匈牙利革命。两人都受到共产国际的谴责。为什么会受到谴责呢?我们需要回到辩证法理由上来。卢卡奇仅仅通过阅读《资本论》便完成了其主要论文。他确实预见到了许多我们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看到的某些观点,而这些他自己也没意识到。他宣布放弃《历史和阶级意识》后,这本书变成绝版消失了。知道这部著作的人很少,其中包括莫里斯·梅洛一庞蒂,他早年读过这本书,并在他的《辩证法的探险》中将卢卡奇以及韦伯看成是“西方的”即非苏联马克思主义的基石。当然,卢卡奇一直都是韦伯在海德堡的文化圈子的参与者,另一个人物恩斯特·布洛赫(ErnstBloeh)也是如此,他后来成了一个异端马克思主义者。当我认识布洛赫时,他已经80多岁或90多岁了。
  那时,我也编辑出版了《未知的维度》(1972),你可以从标题看出,我们所期待的如同1844年的洞见一样:重新发现辩证法。那本书的副标题是“列宁以来的欧洲马克思主义”:我们试图发现一种非列宁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当卡尔·克莱尔(Karl Klare)和我把我们的篇章合在一起时,我们显然有如读者心目中的新左翼一样。我们想同列宁主义这种正统派作战,它总是如同一个诱惑摆在那里。当然,矛盾的是,我们想要发现非正统的正统。
  《未知的维度》中的最后一章并没有出现在《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发展》这本书里。这本书以一篇出现在法国期刊《社会主义或野蛮》(Sociali重启辩证法的历史车轮:对话迪克·霍华德论文资料由论文网http://www.zidir.com提供,转载请保留地址.**e ou Barbarie)上的文章作为结尾。当时我参与了一些秘密工作,结果我遇见了皮埃尔-维达尔一纳杰(Pi—erre Vidal—Naquet)。通过维达尔一纳杰,我结识了克劳德·勒弗(Claude Lefort)和科内利乌斯·卡斯托里亚迪斯(CorneliusCastoriadis),他们在许多方面都被证明是我成长过程中最重要的人。
  伦纳德:当你在
  • 文章片段:在一起时,我们显然有如读者心目中的新左翼一样。我们想同列宁主义这种正统派作战,它总是如同一个诱惑摆在那里。当然,矛盾的是,我们想要发现非正统的正统。  《未知的维度》中的最后一章并没有出现在《马克思主义辩证法的发展》这本书里。这本书以一篇出现在法国期刊《社会主义或野蛮》(Sociali重启辩证法的历史车轮:对话迪
  • 论文介绍
    • 请问论文费用是多少?

      具体费用是综合您的论文具体要求来定的!请将你的论文要求告诉我们的****人员。
    • 请问论文的质量如何?

      我们的****团的****都是研究生还有导师,都是长期论文的专业****,保证高质量和原创******,所以文章的质量可以完全放心。
    • 请问论文如何付款?

      为保证客户与我们的共同利益,我们一律采用分部付款模式,不需一次性付款。
    • 请问论文安全吗?

      多年来我们都是严格保密,恪职敬业,绝不泄露客户的任何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