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的文学期刊的市场化存活目前状况与对策
  • 关于的文学期刊的市场化存活目前状况与对策
  • 文章片段: 论文简介:关于的文学期刊的市场化存活目前状况与对策文学论文过去文学崇高地位的缅怀,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宣告其实是对今天文学日趋边缘化的现实的学术认同。在某种程度上,现当代文学的黄金时代,其实也是文学期刊极大繁荣发展的时期。只是当代文学的关注中,对文学期刊的关注大多限于一隅,毕竟与其所承载的作品相比,文学期刊不过是一个媒介,一种存在,然而正如有人说文学杂志也有自己的生死

关于的文学期刊的市场化存活目前状况与对策

文学期刊的市场化生存现状与策略2009年洪子诚先生的《重返80年代》出版,开始标志着80年代不再是个人记忆,而已然成为当前一个重要的学术研究对象,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怀念80年代文学的黄金时期,这种追忆多少带着一点对过去文学崇高地位的缅怀,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宣告其实是对今天文学日趋边缘化的现实的学术认同。在某种程度上,现当代文学的黄金时代,其实也是文学期刊极大繁荣发展的时期。只是当代文学的关注中,对文学期刊的关注大多限于一隅,毕竟与其所承载的作品相比,文学期刊不过是一个媒介,一种存在,然而正如有人说文学杂志也有自己的生死场,有自己的“黄金”“白银”时代,而今天是进入了文学期刊的“青铜”时代①——2012年《收获》发表严正申明拒绝转载②,6月《大家》被停刊整顿③……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原创期刊与转摘期刊、文学期刊的办刊宗旨的理由,然而实质都指向了文学期刊的市场化存活,即当下这个文学边缘化的时代中文学期刊的定位与品格、存活与发展理由。《大家》的停刊整顿所启发的事实是,传统的文学期刊在原有的生产机制下,已经难以存活。简言之,传统的文学期刊,在应对早已步入的消费时代时,显得茫然而错乱,这或许就是中国当代文学发展进程中所不得不面对的困境。
  生死常态化的市场存活
  今天的文学期刊,或是在市场的进逼下与商业公司合作,或者在广告和赞助中勉力支持。
  一边是传统精英文人们日渐放低的姿态和革新的勇气——有的坚持文学性:“不管是公益性、还是经营性的文学期刊都有作用,只要做到极致、做到最好,坚持文学的纯粹性,就能发挥文学期刊应有的价值。”④(韩少功),有的开始淡化文学性,如注重纪实文学的《当代》开始加强非虚构的篇幅,《人民文学》、《收获》、《十月》等也在努力开辟栏目谈史钩沉,访谈名家、追寻文化记忆,作为虚构的小说篇幅反而在减少,有的开始强调对市场的迎合主张:“我们办文学期刊,能把这一点(文学的商品属性)认识清楚,其它的事就好办多了。”⑤多元化的办刊方针之下,却隐约透露出对当下市场的不自信。而2011年,“ ”与《南风》携手开创“刊网互动”的新模式,“国刊”《人民文学》于2012年刊登科幻小说家刘慈欣的短篇小说,并刊登郭敬明《小时代2》的广告,这种不断地寻求作品与读者的契合点,努力调整办刊指向和读者定位的尝试,尽管饱受批评,却体现了传统文学期刊办刊人的诚意和态度。尽管如此,正如《星星》诗刊主编所言“你不能去问一个诗歌期刊的主编,他的杂志发行有多少册,这就像问一个女人她的年龄一样”。但以《东京文学》杂志社的社长介绍,2011年年底《东京文学》的发行量只有126份,其余的皆为免费赠阅。⑥可见,更多的纯文学刊物,尽管在体制之中,却被排斥在市场之外。
  另一边则是动辄号称百万发行量的新生态明星作者们创办的期刊。与传统期刊表现出的对市场的诚意和积极应对不同。新兴文学期刊的创办者们总是竭力彰显与市场的脱离:安妮宝贝的《大方》宣称要与“快节奏、短信息的时代拉开距离”,欧宁的《天南》则是强调文学应“担当起更多的社会功能”,韩寒的《一个》更是隐然有托底社会理由的文学创作之感。然而更令人吃惊的是MOOK书的出版与风行,2004年《岛》系列丛书的发行,“明星作家——杂志——新作者——新作者图书出版”运作模式,使得杂志成为文学的造血平台,正如不食人间烟火的《小时代》中衣着动辄上万的明星演员所展现的私人化的生活,它不是现实的虚构,却成为虚构的现实;饶雪漫走的则更像是以“娱乐化”的方式在包装文学,“书模”、为小说打造主题歌、为一本故事拍MV短篇,等等;而以反叛一举成名的韩寒,则仿佛在努力回到文学期刊的“黄金时代”,《独唱团》的定位“不是纯粹的文学杂志,而是一本青年公共知识分子的读物”。与之相同,张悦然则把《鲤》的目标读者定位为“20世纪80 年代出生、喜欢文学,有文学鉴赏力的年轻人”。她以英国主推青年文学家的权威杂志Granta为范本,无论在主题的选择上,还是所配的现代摄影作品,在诸如孤独、暧昧、谎言等极端主题的策划中,努力将自己从明星模式中脱离出来的小众模式。这样的突围使得新兴的文学期刊在体制之外,却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之中争得了一席之地。
  显然,期刊的管理制度并不是一张免死金牌,而新兴文学期刊的畅销与否更多地取决于主编是不是明星级的人物,而非所刊登的文学作品。相较于文学杂志的“黄金时代”的民国,几乎每天、每月都在经历新文学杂志的创刊与停刊,无论声名赫赫的《语丝》、《萌芽》还是《北斗》、《万象》、《新月》,它们的生命周期也不过是长的四五年、短的一年。当然这样的繁荣,既有文人、思想家辈出所培养出的庞大作者群有关
  • 文章片段:
  • 论文介绍
    • 请问论文费用是多少?

      具体费用是综合您的论文具体要求来定的!请将你的论文要求告诉我们的客服人员。
    • 请问论文的质量如何?

      我们的 团的 都是研究生还有导师,都是长期论文的专业 ,保证高质量和原创包通过,所以文章的质量可以完全放心。
    • 请问论文如何付款?

      为保证客户与我们的共同利益,我们一律采用分部付款模式,不需一次性付款。
    • 请问论文安全吗?

      多年来我们都是严格保密,恪职敬业,绝不泄露客户的任何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