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议还原历史原貌是一个难题
  • 试议还原历史原貌是一个难题
  • 文章片段: 论文简介:试议还原历史原貌是一个难题历史论文的,历史的发展是必定的。历史的进程之所以是有规律的是基于这样的事实,那就是决定历史轨迹的是那些支撑经济基础、承载文化传承的芸芸众生,就像决定物体形态的基础是无序的原子运动那样,正是这些“茫然”为生活奔波的人群决定了历史前进的方向,至于选择谁来振臂高呼并不重要,当历史大潮转折之际,李自成不造反,历史也会把张三

试议还原历史原貌是一个难题

还原历史原貌是一个难题所有的历史都是现代史。我想这大概是从历史解读的作用上来阐述的,历代先贤们通常都相信学习历史、了解历史能够为当下理由的解决提供助益,特别是在思想认识发展领域和政治实践中,人们认同历史的经验可以给未来提供指引,“以史为鉴”因之成为流行的道理。然而什么是历史,或者说历史的本来面目到底是什么样的,却是个令人困惑的理由,许多依据历史模型寻求解决之道的经济学家碰壁,大约就是这个理由。
  关于历史,一些人认为是偶然事件的堆积,也有人支持是英雄创造了历史。当我们阅读史书的时候,直觉上会同意这样的论断,至少史籍书写的历史就是这样的:在每一个转折的路口,无不是伟大的英雄人物做出了英明或者是愚蠢的决断,从而决定了后来的历史前进道路。
  就我来说是不能同意这种观点的。俺坚信历史是由劳动人民创造的,历史的发展是必定的。历史的进程之所以是有规律的是基于这样的事实,那就是决定历史轨迹的是那些支撑经济基础、承载文化传承的芸芸众生,就像决定物体形态的基础是无序的原子运动那样,正是这些“茫然”为生活奔波的人群决定了历史前进的方向,至于选择谁来振臂高呼并不重要,当历史大潮转折之际,李自成不造反,历史也会把张三李四推出来——从来就没有脱离社会基础孤立存在的重大事件。
  只是几乎所有的史书都专注于精英的故事和重大事件,或者是只关心政治制度及其模式的宏大构架,稀疏出现在史书中的底层叙事、村社生活之类,也不过是风土人情,完全不干历史进程什么事。一些大而无当的主观结论,不具普遍性的巨幅画卷,淹没了历史现场的细节,那些真正影响历史进程的村社经济和基层文化基本得不到描述和诠释。结果是一些必须接受劳动人民创造历史理念的理论家也颤颤巍巍地杜撰出所谓英雄是历史巨轮的舵手(掌握历史前进的方向)之类的自慰理论,他们不愿意相信(也许是不知道)更多背离历史潮流的“英雄”被“群氓运动”彻底掩埋,在“历史长河”中完全没有一丝踪迹。
  实际上,就已存的史料看,由于统治合理性和英雄高大等方面的理由,建立在宏观制度构架和英雄人物(重大事件)之上的“成功者的历史”是不真实的历史,即便没有粉饰、曲解,“历史”也是不建全面的,我们看不见推动社会进步的主要力量发挥作用——缺乏微观景象以及基层社会和底层组织活动的细节。这是”以史为鉴”步入歧途的根本理由之一。
  然而,如何跨越精英旧事漫长的年代记忆,还原人类社会的历史原貌却是一个难题。我们也许可以通过残存的地方志(县志或个人、文学的记忆)来修复历史,比如像修复古建筑那样部分地重建区域的民众生活,或者就如晚近的新派历史书写,将个体、群类以及日常生活叙述当作历史的主导因素。但是,这条新开辟的道路仍然会遭遇困境。强调微观和细节,比如城乡的村社活动轨迹,难免陷入牛毛般的细枝末节之中,进而造成结构性的缺失,使历史碎片化。这样的话,又如何完成对重大事件的解释?
  微观与宏观哪一个更重要?相互之间的影响如何演绎?“村社”之小可以解释“大社会”吗?这些都是复杂的理由。还有,底层村社与顶层国家之间的分野和连接界线在哪里、普遍的经济基础和上层的政治生活彼此怎么呼应等等,都是构建完整历史需要解决的新理由。
  更重要的是,对于那些处于社会这个金字塔底部的基石阶层,尽管我们说他们是历史发展的动力,但在“历史”录影中却完全没有话语权,记叙英雄过去的古代史不用说了,在侧重于还原历史原貌的新派历史学家笔下,似乎也没有人可以让“劳动人民”说话。回过头去观视过去的历史记录,停下笔来审视当下的一些历史书写,如果我们不能让沉默的“劳动人民”发声,又怎么能够把创造历史的功绩在他们身上展现呢?
  清明上河图那样的市井叙事、乡野村社写实的凡俗生活是历史不可或缺的另一面,也许是更重要的一面。那些最广泛的生产、生活方式,那些庸俗或许还幼稚的文化判识才是构造拥戴何种旗手的决定力量。在这些细琐的建筑未获得大致修复之前,即便宏大的历史架构存在,现存的历史叙说仍旧像是残垣颓壁,是一堆充满偶然因素的碎片,我们甚至看不出它的基本容貌。
  面对残缺的历史大厦,在看清楚它的雏形之前,所谓”以史为鉴”往往就是一个伪命题。
  【胡琴芝荐自《工人日报》2013年9月16日】
  • 文章片段:础、承载文化传承的芸芸众生,就像决定物体形态的基础是无序的原子运动那样,正是这些“茫然”为生活奔波的人群决定了历史前进的方向,至于选择谁来振臂高呼并不重要,当历史大潮转折之际,李自成不造反,历史也会把张三李四推出来——从来就没有脱离社会基础孤立存在的重大事件。  只是几乎所有的史书都专注于精英的故事和重大
  • 论文介绍
    • 请问论文费用是多少?

      具体费用是综合您的论文具体要求来定的!请将你的论文要求告诉我们的客服人员。
    • 请问论文的质量如何?

      我们的写手团的写手都是研究生还有导师,都是长期论文的专业写手,保证高质量和原创包通过,所以文章的质量可以完全放心。
    • 请问论文如何付款?

      为保证客户与我们的共同利益,我们一律采用分部付款模式,不需一次性付款。
    • 请问论文安全吗?

      多年来我们都是严格保密,恪职敬业,绝不泄露客户的任何信息。